行業動態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動態

中國煤炭面臨效率大考:產量世界第一,全員工效卻僅為世界先進水平1/5
發布者: 發布時間:2020-05-06 00:00:00 瀏覽次數:713 文章來源:中國能源報 字體:

“過去十幾年,煤炭行業取得了歷史性跨越,各項指標大幅優化。但同時,煤炭生產和消費快速增加引發的發展不平衡、不充分問題日益突出。需要正視的第一個問題,就是開采效率不平衡?!闭劶懊禾啃袠I如何實現高質量發展,中國工程院院士康紅普在稍早前舉行的一場研討會上直指效率“短板”。
     

康紅普給出的數據顯示,美國、澳大利亞煤炭行業全員工效分別為40噸/工和42.7噸/工,處于世界領先位置,而我國只有8.2噸/工,僅為美、澳的1/5左右。
     

全員工效直接反映了煤礦生產能力的高低,既是衡量技術、管理等水平的重要指標,也決定著礦井的生產成本、盈利水平。身為世界第一產煤大國,我國的開采效率為何趕不上國際先進?歷經多年探索,“不平衡”的狀況為何依然存在?進入“十四五”時期,這一關鍵問題能否得到有效解決?


多重因素致采煤效率大幅落后于國際先進水平

      

全員工效由礦井年產量除以工作天數、原煤生產人數而得出,是衡量煤礦生產效率的關鍵指標。我國全員工效與國際先進水平為何差距如此巨大?
      

據中國煤炭建設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徐亮介紹,資源賦存條件差異是首要原因?!拔覈禾抠Y源分布廣、煤層埋藏深,先天條件占優的露天煤礦比重不到12%,開采相對困難的井工礦占絕大多數。而美國、澳大利亞煤炭資源豐富且分布集中,目前以露天開采為主,加上整裝煤田較多、煤層較厚,開采難度較低、開采方式簡單,具備高效開采的先天優勢。例如,國外煤層厚度基本都超過10米,有些甚至超過20米。但在我國,8米以上就算特厚煤層了。即便在同等用人數量下,別人割一刀,效率就比我們高出一倍?!?br>     

“除了資源稟賦方面的斷層構造多、煤層薄、傾角大等不利條件外,我國部分礦井還伴隨著瓦斯、水、火、沖擊地壓等災害,開采條件受限、安全事故多發,制約了開采效率?!敝袊V業大學采礦工程學院教授王方田進一步指出,在低瓦斯礦井,煤巷單進最快可達到1200米/月以上,但在部分高瓦斯礦井,要先施工底抽巷,再掘煤巷,一個月單進僅100米左右,效率低下在所難免。
     

“另外,我國煤炭年消費量高達30多億噸,美國每年只有五六億噸。所以,在美國只有大型、整裝煤田才被認為有開采價值,那些與我國條件類似的煤炭資源,因為采掘難度較大、成本較高,80%左右都不會被納入開采范圍?!毙炝练Q。
     

那么,“先天不足”可否通過“后天”彌補?事實上,早在2015年,國家煤監局就提出煤礦“四化”建設,即通過機械化、自動化、信息化和智能化,實現“減人提效”等目標。
   

“機械化、智能化能夠促進煤礦效率大幅提升,一座年產2000萬噸的大礦,大約只需五六百人。相反,由于機械化程度低,1個30萬噸/年的礦井可能就要多達2000人?!毙炝琳f。
      

但據國家煤監局統計,目前全國煤礦采煤、掘進機械化程度分別只有78.5%、60.4%,現已建成智能化采煤工作面的煤礦數量,僅占正常生產煤礦數量的5.38%。
      

多位受訪人士表示,相比于采煤、掘進機械化程度均已接近100%的國際先進水平,我國機械化程度仍然存在較大差距,用人多、效率低的局面沒有根本改變。且無論從數量上還是比例上,我國煤礦智能化發展仍處于初級階段,明顯落后于世界先進水平。


“最先進的煤礦在中國,最落后的煤礦也在中國”


“除了與國際先進水平差距較大,我國煤礦自身也存在明顯差距。目前,國內煤炭行業全員工效平均為8.2噸/工,但神東礦區補連塔礦的全員工效最高已達167.76噸/工,是全國平均水平的20倍??梢哉f,最先進的煤礦在中國,最落后的煤礦也在中國?!笨导t普指出,“目前大型煤企的采煤機械化程度可達96.1%,但部分南方小礦仍在使用放炮采煤、人工送煤。落后的手工開采方式與‘有人巡視、無人值守’的智能化工作面并存?!?br>      

據徐亮介紹,我國全員工效較高的煤礦大多位于西北地區,云南、貴州、四川、福建等南方地區的煤礦,規模相對較小、效率偏低?!捌渲?,有的煤礦最高工效超過220噸/工。例如,中煤平朔集團東露天礦的年人均效率為6.8萬噸,全員工效約為222.94噸/工,開采效率處于國際先進水平。但同時,有的煤礦全員工效甚至不足1.5噸/工?!?br>      

但即便在同一地區,煤礦工效也有較大差別。一位行業資深人士告訴記者:“以山東為例,通過整合關閉、兼并重組、改造升級等措施,當地一批年產30萬噸以下的煤礦已得到分類處置。剩下的都是設計、生產能力相對較好的大礦,但這些煤礦之間的全員工效,目前最大仍能差到8—10倍?!?br>     

低效煤礦的大量存在,嚴重制約行業高質量發展。王方田表示,生產效率關系著一座煤礦的生產、盈利等水平。全員工效越高的礦井效益越好,所以更愿意加大科研、裝備等投入,礦工待遇也越好,更有實力吸引人才,由此形成良性循環,促進行業整體水平不斷提升。相比之下,工效偏低的煤礦實力有限,對先進技術、裝備以及人才的投入往往偏低,有些甚至無錢可投,長此以往,不僅企業自身工效難以提升,還將拖累行業整體水平。


告別“人海戰術”,讓采礦真正由“體力活”變成“技術活”

      

在康紅普看來,“高效率”是煤炭行業真正實現高質量發展的主要特征之一?!邦A測顯示,‘十四五’期間,煤炭行業將從高質量發展的中等水平上升到良好水平。與之相對應的全員工效,到2025年需提高100%?!?br>      

面對效率大考,多位業內人士指出,機械化、智能化仍是告別“人海戰術”、實現“減員提效”的關鍵所在,也是煤炭行業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。
      

“通過引進成套的機械化采煤裝備,我們已徹底改變傳統采煤工藝,實現勞動密集型向技術密集型轉變。1個工作面單班由13人減至7人,全隊由79人減至53人?!鄙駯|礦區錦界煤礦礦長李永勤舉例,該礦原有9部主運膠帶機,每部膠帶機配備1名操作員、2名巡檢員。通過智能化升級、實現集中控制,如今每班只需2人查看運行情況、2人駕駛電動巡檢車,4人即可完成原先27人的作業量?!叭藛T少了,產量卻越來越高。煤礦的全員工效已由2016年的107.5噸/工提高到2019年的109.6噸/工?!?br>      

棗礦集團付煤公司采煤副總工程師卓俊勇也稱,由機械化逐步升級到智能化,一個工作面的減員幅度達到65%。即使在取消夜班、周末集休的情況下,原本7天的開采工作量現在也只需5天即可完成,開采效率大幅提升?!白罱K目標是要實現‘傻瓜式’生產,不再靠人工賣力氣,而是一鍵操作采礦、誰都可以操作;不再為了出煤而出煤,而是要實現‘多快好省’出煤?!?br>      

但多位礦井負責人均向記者表示,國內煤礦的智能化工作,目前仍面臨研發滯后于企業發展需要、建設技術標準與規范缺失、關鍵裝備部件保障不足、相關人才隊伍匱乏等難題,亟待盡快解決。
     

“此外,部分資源條件差、開采方式落后的煤礦,并不具備發展機械化、智能化的基礎。因此,還要通過優化開發布局、發展優質產能等措施,從宏觀層面減少先天因素的不利影響?!毙炝帘硎?,現階段,年產30萬噸以下礦井仍占到全國煤礦總數的38%左右,其中不少為機械化程度較低甚至不具備機械化生產條件的低效煤礦,這也是拖累行業生產效率的重要原因?!八?,一方面,應通過‘減少東部、優化中部、發展西部’的策略,加強西南地區30萬噸以下礦井的淘汰力度,進一步提高煤炭生產集中度;另一方面,要優先建設大型現代化煤礦,有序推進千萬噸級礦井群、千萬噸級工作面等建設,進一步發揮優質產能的作用,提升行業整體效率水平?!?/span>


 評論:沒有效率,何來效益?

新中國成立后,尤其是改革開放40多年來,我國煤炭工業生產方式實現跨越發展,由手工作業和半機械化為主轉變為機械化、自動化、信息化、智能化為主。截至2018年底,全國煤礦采煤、掘進機械化程度分別達到78.5%、60.4%,巨大進步來之不易、值得肯定。但放眼世界,中國煤礦開采的全員工效只有8.2噸/工,僅為世界先進水平的1/5左右,從業人數高達1286人/百萬噸,是世界先進水平的17倍之多;從國內看,全員工效最低煤礦不足1.5噸/工,不及全國平均水平的1/5、全國最高水平的1/150……這一連串關鍵數據,折射出“第一大產煤國整體效率低下”的嚴峻形勢。      

煤炭生產效率的高低直接決定了行業整體發展質量的優劣。我國煤炭資源雖然儲量豐富,但賦存規律和開采地質條件相對復雜,不少煤礦更是瓦斯、水害、自然發火、煤塵、沖擊地壓等災害“五害俱全”,這都阻礙了生產效率的提升。  

盡管不利條件橫陳,我國煤炭行業近年來依然實現了各項指標的大幅優化。數據最有說服力。2013—2018年,我國原煤年產量一直維持在36億噸左右,期間從業人員由611萬驟降264萬至347萬,降幅超過43%。換言之,與2013年相比,2018年煤炭行業只用了不到原先60%的人員就完成了同樣的工作量,效率提升潛力之大可見一斑。另外,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數據顯示,這一“5年下降超43%”的降幅,在全國主要工業行業中名列前茅,煤炭行業效率因此大幅提升,實屬難能可貴。

成績有目共睹,但問題也不容回避。行業內生產規模小、全員工效低、安全風險大的低效產能仍然大量存在,開發布局不合理、增長方式粗放等“頑疾”并未消除,煤炭行業整體效率亟待提升。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就產業生態來看,傳統的煤礦生產方式幾乎已無效率提升空間,機械化是實現煤炭行業提質增效的最有效手段。而機械化程度相對較低,正是導致“我國與世界先進水平存在較大差距”的“堵點”所在。當前世界先進水平的機械化率已近100%,而我國不到80%,仍有可觀的提升空間。

除了機械化程度的穩步提升,近年來煤炭行業生產效率的提升與大量小型煤礦的“去產能”也直接相關。數據顯示,得益于2016年啟動的“去產能”政策,截至2018年底,我國年產量90萬噸以下的小型原煤生產企業已降至2237家,較2013年大幅減少2290家。在此背景下,全國煤礦戶均產量從2013年的81萬噸,大幅增至2018年的140萬噸,增幅高達72.8%,企業規模效益得以更充分發揮,行業整體效率因此顯著提升。但目前我國小型煤礦仍然數量眾多,其中年產量30萬噸以下的煤礦更是占到全國煤礦總數近四成,退出工作不能松勁。

此外,我國煤炭生產一線的“全員工效”是國際先進水平的1/5,但根據全部從業人數測算的行業總體效率更是僅為國際先進水平的1/17,這是否意味著“非一線生產人員”的效率與世界先進水平相差更懸殊?這或許該引起各方更多關注。

雖然煤炭生產不能“唯效率論”,即不應無視資源稟賦等現實條件而盲目“對標”高效率,但也不應默許企業只談成績不談問題,將生產效率低下一味歸咎于“開采條件不好”等客觀因素,刻意淡化甚至回避自身亟待補齊補強的“短板”,例如“煤炭設備研發能力相對不足”“企業管理水平較為落后”等。

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。面對多環節、多層面的巨大差距和機械化、智能化的發展趨勢,我國300多萬煤炭人亟需創新求變、攻堅克難,補上“關鍵設備還是靠進口”等現實短板、改變規模至上等傳統思維、深化“去產能”等政策措施,向科技要效益、向管理要效益、向改革要效益,盡早盡快真正實現行業的高質量發展。

[關 閉]

盈策略